旅遊旅遊,從 yo爸答應帶我去南部走一走,一直到除夕前,Betty每天都期待著放假,要去南部玩...
結果除夕當天下午 3點多, yo爸跟我忙著準備拜組祖先,跟土地公爺爺的菜.
一個不小心菜刀從我手上劃過,馬上迸出血來...那種不在自己娘家過年的陌生感一下子化成淚水潰堤.
betty突然哭出來了,因為如果在娘家家裡,不用忙著拜拜這回事,大家是高高興興的準備紅包,
在圍爐吃火鍋後,是大家交換紅包的時候,再之後就是玩梭哈的重頭戲喔.
這些,在新家通通沒有..準備12道菜採買已經灰頭土臉的,再加上手劃傷了...
更想回到自己熟悉的窩.
 yo爸只是緊緊的抱著我,緊緊的,不斷著遞上面紙,無法給上什麼安慰的話,只是默默的陪在我身旁,
任我發洩我的陌生感.那一瞬間,真不希望自己結婚,討厭起那封讓我們重逢的mail,討厭自己回信,討厭現在的一切事物.

矛盾的是,我很喜歡跟 yo爸兩個人的生活,或許結婚不是個好點子,住在一起就行了.
傻念頭一直轉個不停,也無法改變現在是 yo爸妻子的身份...


  婆 家 怎 麼 也 不 算 自 己 家 啊 . 

拜拜持續到晚間8點才開始我們的團圓飯,看著桌上滿滿的大魚大肉,
很多過年應景的菜--鮑魚,烏魚子,長年菜,佛跳牆我都不吃的.
滿滿的一桌菜我就只能選擇白斬雞,滷白菜,胡亂一通的吃完飯.
飯後連玩點小牌都沒有,早早的就寢去.
迷糊之中, yo爸搖醒我給了一個紅包,
那是每年公公婆婆都會給大家的壓歲錢,之前曾提及要不要一起包紅包給公婆,
 yo爸的回答是沒有這個習俗,所以囉,即使覺得奇怪卻也入境隨俗,免得不得體.

本來該主動的收拾碗盤洗碗的,但是下午割的傷口還在流血,不想碰水.
大姐也貼心的接手.

左手大拇指包著緊緊的,這下子跟 yo爸呼應,他2個月前右手大拇指遭重物撞擊,
整個拇指脫落重新長出,所以也是包裹著紗布的狀態.
一左一右,我們還真是一對寶啊.

期待,Betty期待著回娘家去,那個熟悉的好所在.

be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